姜昆:用行动展现艺术的力量

皇冠报导:

  “艺术可能是人的另一个家,是一个精神的家园,让你永远会觉得置身于其中,得到一种净化,得到一种升华。”

  近日,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出现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艺频道全新节目《我的艺术清单》当中,分享了他对自己四十多年从艺经历的回顾,也让观众感受到这位舞台上的“常青树”对相声艺术的深情厚意……

  1968年,18岁的姜昆插队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在这里,开始了他的相声之路。1976年,姜昆离开奋战8年的北大荒,进入中国广播艺术团,成为一名踏入专业相声队伍的文艺“新兵”。在近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他创作表演了上百段相声,创办中华曲艺学会,担任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书立说,荐才授徒,致力于中国曲艺艺术的继承与创新发展。现在的他不仅仅是引领中国曲艺发展的重要人物,还是一位充满“后青春”活力,潇洒时尚的炫酷“70后”。

  从相声演员到主持人

  1990年,国内首个益智类栏目《正大综艺》开播,当时已连续主持7届春晚的姜昆带着刚刚大学毕业的杨澜一起担任了这档著名栏目的第一任主持人,这也是姜昆第一次正式主持电视栏目。“我想我只能起一个我们相声里叫,捧哏的作用。”他将自己的相声技巧和包袱巧妙地融入主持当中,与杨澜一幽默一知性的主持风格,历史性的开创了电视综艺节目先河,并很快得到了广大观众的认可。“《正大综艺》这个节目像一股春风吹进了电视台,也吹到了每个观众面前,让我们当时比较封闭的环境当中有了视野开阔的感觉。”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周日晚上围坐在一起观看《正大综艺》,成为了很多家庭的必备活动。开场语“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不仅成了流行语,同时也是一代人记忆中的成长片段。

  春晚对我来讲 是压力非常大的工作

  1983年,第一届央视春晚横空出世,新鲜的形式、精彩的表演引发了全民参与的热情,开启了37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先河。姜昆作为幕后策划的重要力量,在春晚初创阶段,对于晚会模式和节目类型的确立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时大家都没有经验,全靠自己摸索,一个人要承担现在好几个人的工作。姜昆笑着回忆,“我骑着一个自行车,四处跑邀请嘉宾,我用编好的词一遍一遍跟大家讲,晚会是现场直播,就像是一场球赛,不到最后一分钟,你不知道是输是赢。”

  不仅如此,姜昆还是春晚的主持人之一,他为春晚带来活泼、幽默的主体调子,也迎来了自己在央视春晚的黄金时期。作为主持人,他连续主持了7届春晚,成为80年代春晚主持队伍的主心骨;作为演员,他和搭档为观众带来太多经典作品,至今仍毫不褪色。

  接力棒必须是一代一代的传承

  “1983年春节晚会上,侯宝林大师当着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说道,姜昆是马季的学生,马季是我的学生。这就是一个传承的开启。”

  1976年,姜昆从北大荒回到北京的前一天,相声大师侯宝林亲自到兵团接他。寒冬的北大荒,温度达到了零下33度,在一个小广场上,侯宝林先生就站在大卡车上为战士们演出。结束后,兵团请侯宝林先生一起合影留念。“大家看见侯宝林先生在哪儿坐着呢?”节目中,姜昆指着照片给观众看,“他就站在后面的正中间位置,我却坐在了前排的中间,本来这个位置是侯宝林先生,侯宝林先生是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我们都非常尊重他,并请他坐在前面正中间的位置,可他怎么都不肯,说:我们今天是接姜昆回北京的,姜昆是你们兵团培养的文艺骨干,今天我要让他坐在中间,让他记住北大荒对他的培养。当时坐下来,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这张照片让姜昆记了一辈子,前辈的一句话,他用40余年的时间践行。年轻时,他大胆刷新传统相声表演,缔造了电视时代相声的又一次辉煌。如今,他身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退居幕后把振兴相声和曲艺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甘当一座桥梁,维系最微妙和纤细的传递。

  对人民有承诺 就应该对得起人民

  姜昆出生于一个北京的普通家庭,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在街道居委会工作。姜昆从小就喜爱文艺,从少年宫到学校,总是愿意参加各种各样的演出。家里虽然穷,但姜昆的母亲还是愿意省吃俭用攒下钱带儿子去看《洪湖赤卫队》,教他唱片中的歌曲。参加活动没有衣服穿,姜昆的母亲连夜忙活,好让他第二天可以穿上一件用父亲衣服改小的衬衫和一条没有补丁的裤子。

  《光明日报》的一位记者曾经用镜头记录了姜昆在河南慰问演出现场的后台一人独坐沉重的身影。演出的前一天,姜昆的母亲去世了。第二天,他仍然来到了南水北调工程的演出现场,因为他答应过第一线的群众,他对人民有承诺,不能食言。“当时我一直在想,如果母亲还在世,我相信她会说:姜昆,你去吧,我支持你!”那天,姜昆在台上表演相声时没有流露出一点悲伤来,但他的腿是抖的。如今,已经70岁的姜昆,依然奋斗在基层演出一线。

  潇洒一点 糊涂一点

  节目里大家看到的姜昆,不仅仅是一位艺术大家,还是一位时尚、可爱、新潮的老人。秀俄文、拍vlog,他是一个不愿墨守陈规,敢于突破创新之人,虽然已至古稀之年,但心态却与年轻人无异,他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学着跳舞,一起唱歌儿,探索丰富的曲艺形式。他成为了自己人生舞台的真正主角,意气风发地给自己编排内容丰富、多姿多彩的节目。

  作为侯派相声的第三代传人,他很少像传统大师那样身着长衫、手持折扇,多是一身西服领带的打扮,可说学逗唱、妙语连珠却处处见于传统。他上承传统大师遗风,下启大众娱乐时代,一切的努力实践和创新,就是为把相声代代承继、发扬光大,把世界的笑引向中国,把中国的笑洒向世界。